老奇人单双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媒體視點

《現代漢語規范應用詞典》好在哪兒?

時間:2019-03-13   作者:張世平   來源:語言文字報

  2019年1月,以“貫徹國家語言文字規范標準,推廣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為宗旨的《現代漢語應用規范詞典》由語文出版社出版。在詞典發布會上,時任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所長張世平談了這部詞典的突出特點:規范和應用。他表示,這部語言文字工具書在國家的規范標準、政策法規和社會使用之間搭建了一座非常好的橋梁。

  

  正如《現代漢語應用規范詞典》主編李行健先生在詞典前言中所說,21世紀初,在多年推廣普通話、推行規范漢字的基礎上,公民語言能力的提升問題日益受到國家領導人、政府部門、專家和社會各方面的重視。與此同時,外語熱、母語冷的現象招致社會各界的議論和批評。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當時的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管理司(國家語委辦公室)和考試中心合作,在已有的普通話水平測試(PSC)、面向少數民族的語言測試(MHK)和面向外國人的漢語考試(HSK)的基礎上,開發了漢語能力測試。

  這一測試不同于一般的語文知識測試,強調鑒定參測者的漢語綜合應用能力,以達到幫助應試者了解并提高漢語應用能力的目的,并為相關用人機構了解員工的漢語水平、為各級各類教育機構開展漢語教育和培訓提供參考。因為它和雅思、托福在考試形式上有接近的地方,不僅有“讀、寫”,還有在一般語文考試中見不到的“聽”和“說”,所以一度被網友稱為“漢語四六級”。

  2008年,考試方案醞釀、研討之際,在北京懷柔召開的專家咨詢會上,當時的國家語委副主任、語言文字應用管理司司長王登峰提出編寫詞典的創意,并將其作為任務委托給了現代漢語規范詞典編委會。編委會負責人李行健先生對此非常重視,以特有的敏感抓住了這個機會,認真細致地開展編寫工作。教育部考試中心也將其視為一個重要項目。2011年12月舉行了首次測試,開了一個好頭,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關注。后來,測試因為一些偶然因素擱置下來,但是《現代漢語應用規范詞典》作為一部有獨立使用價值的工具書,順利完成了編纂出版工作。

  

  《現代漢語應用規范詞典》和其他漢語詞典相比,有兩個突出的特點:規范和應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一條就提出“推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規范化、標準化及其健康發展”。這部法律的總目的就是語言文字的規范化、標準化,健康發展是規范化、標準化的成果。標準化,其實就是規范化。十七屆六中全會指出:“大力推廣和規范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十九大報告提出,要“推廣和規范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

  在2016年舉辦的第三十九屆國際標準化組織大會開幕式上,習近平總書記發去賀信,指出:“標準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成果。從中國古代的車同軌、書同文到現代工業規模化生產都是標準化的生動實踐。伴隨著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標準化在便利經貿往來、支撐產業發展、促進科技進步、規范社會治理中的作用日益凸現。標準已成為世界通用語言。世界需要標準協同發展,標準促進世界互聯互通。”習總書記的重要論述,對我們深入理解語言文字的規范化、標準化,同樣具有重要指導意義。

  2017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中指出,“研究制定國民語言教育大綱,開展好國民語言教育”;“大力推廣和規范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保護傳承方言文化”。優秀的詞典是一所學校,既在規范方面發揮作用,又在教育方面發揮作用。公民語言教育離不開這樣的工具書。

  2018年8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統領教育工作的指導意見》。其中提到,要加強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讓學生說好普通話,寫好規范字。

  2018年于教師節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指出,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教育”,發展全民教育、終身教育,加強建設學習型社會,大力提高國民素質。我認為,教育離不開語言教育,學習型社會離不開基礎工具書的建設。國民素質中,語言能力是基礎素質之一。

  語言文字規范標準,不是小事情,而是語言文字方針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它不是可做可不做的事情,而是嚴肅的事情,尤其是對教育、傳媒、出版而言。1956年,國務院發出《關于推廣普通話的指示》,其中說:“語言中的某些不統一和不合乎語法的現象,不但存在在口頭上,也存在在書面上。在書面語言中,甚至在出版物中,詞匯上和語法上的混亂還相當嚴重。為了我國政治、經濟、文化和國防的進一步發展的利益,必須有效地消除這些現象。”這表明,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務院專門為語言文字規范工作發文,并且從政治、經濟、文化、國防的高度來認識它。

  2018年10月12日,十三屆全國政協第十二次雙周協商座談會在北京召開,汪洋同志主持并發表了重要講話。他把語言文字定位成“治國安邦的重器”,并提到應用規范化程度還不夠高。

  這些事件,都是在呼喚這部詞典的誕生。我認為,這部詞典的編纂和出版實際上響應了中央的號召和時代的呼喚。

  

  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管理司組編的《中國語言文字事業發展報告(2017)》中有一組數據:截至2016年,國家頒布實施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規范標準六類47種,語言文字信息化規范標準59種,針對語言文字或者包含語言文字相關規定的法律、法規、規章和規范性文件近2200項。這對于一般的文字使用者來說,浩如煙海,查閱難度比較大。在其間搭建橋梁的,就是工具書。工具書在國家的規范標準、政策法規和社會使用之間搭建了一座非常好的橋梁,是語言文字規范標準的宣傳隊、宣言書和播種機。

  在應用方面,這部詞典與社會實際需求相適應,特別在糾錯方面很有幫助。我相信,這部詞典對于公民開展語言教育、提升國民語言能力和國家語言實力都有積極的推動作用。

  (作者系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原所長,本文根據其在《現代漢語應用規范詞典》發布會上的講話整理而成)

版權所有: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   網站標識碼:bm05000003
地址:中國北京東城區朝內南小街51號   郵編:100010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地圖

老奇人单双中特 五分钟极速6合怎么赢 中彩彩票下载安装 安卓北京pk10计划软件 二人斗地主规则 北京pk10计划 广东11选5计划大全 325棋牌游戏下载 北京pk拾两期计划精准 九城登录 火爆电子平台mg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