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奇人单双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媒體視點

認讀繁體字,應是少數專家的事

時間:2019-03-15   作者:語言文字周報   來源:語言文字周報

  2019年的“兩會”期間,又有全國政協委員提議學校開展繁體字教育:“建議有關語言文字部門充分調查、深入研究,適時恢復使用繁體字并保留簡化字書寫簡便的成果,至少做到‘識繁寫簡’和‘用簡識繁’,以消除諸多弊端。”(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2019 年3 月4 日)這種聲音,其實自1950 年代簡化字方案實施以來,就從未斷絕過。主張恢復繁體字的人中,甚至不乏像王元化先生一樣的名流宿儒。他們以為,繁體字是中國文化的根脈,用簡體取代繁體,不利于民族文化的傳承。

  筆者以為,恢復繁體字這條路,既與現行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的精神相違背,也是根本行不通的。

  漢字的歷史,源遠流長。往短里說,從殷商時期的甲骨文算起,一路風塵仆仆,漢字也已走過三千多年的燦爛歷程。在這漫長的歷史進程中,漢字的形體一直處于不斷的進化之中。國學大師王國維說過:“(漢字)自其變者觀之,則文字殆無往而不變。”從古文字階段的甲骨文、金文、篆書,到近代文字的隸書、楷書,不斷地朝著易寫易看、從簡從俗的方向發展。和世界上其他文字一樣,漢字發展的總的路徑就是簡化。從甲骨文到楷書,其象形、表意功能逐漸降低,抽象的符號化特征逐漸增強。

  漢字的簡化字,跟“繁體字”相對應,指同一漢字所具有的結構較簡、筆畫較少的字形。繁體字是楷書的一種形態,其表意功能與原始漢字相比,早已顯著退化。提倡繁體字的人,如果想從漢字的形體去解讀先民的文化密碼,似乎應該主張學習更古老的甲骨文,而不是繁體字。委員們所謂的“繁體字是中國文化的根,知曉繁體字,就能知曉中國文化的由來”云云,顯然不是一種有說服力的理由。

  每一時代的文字,都存在著正體與俗體。從字形上看,正體字的筆畫比較繁復,俗體字則相對簡易。二者既競爭又互補,不過結果總是俗體取代正體,成為新一時代的正體字。比如在秦朝,篆書是正體,一般用在比較莊重嚴肅的場合,而字形相對簡易的隸書則是當時的俗體,原本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可是到了西漢,情形便迥然不同:隸書一躍而取得了正體的地位,篆書則退縮為歷史文字,一般場合不再使用。同樣,今天的簡化字,相對于繁體字來說,大多原本也是俗體字。20 世紀初,隨著封建社會的終結,一些有識之士提出“采用俗體字”“減省漢字筆畫”的建議。經過長期的醞釀討論,1950 年代中期,大陸的《漢字簡化方案》公布實施,1970年代初,臺灣地區公布《標準行書范本》,宋元以來長期流行的俗體字被有選擇地吸收,大陸確立它們為正體,臺灣地區也承認了簡體字在手寫中的合法地位。今天,國家推行簡化字,是符合漢字自身發展的邏輯的。

  繁體字難寫,是毋庸置疑的。讓繁體字取代簡化字,從現實來看,既無必要,也無可能。簡化字在大陸推行已有六十多年,作為國家法定的規范用字,在大陸可以說是根深蒂固。試問,今天60 歲以下的人,有多大比例是能運用繁體字進行讀寫的呢?一些提倡繁體字的人辯駁說,繁體字的字形中蘊藏著漢字的造字理據與文化意味,比簡化字更適合于教學傳授。對此,王力先生在1938 年就曾諷刺說:“他們所謂識字的秘訣,是教我們研究古義,以便了解意符,研究古音,以便了解音符。這些乃是文字學家終身的事業,卻輕輕放在大眾的肩上!文字學家所謂‘秘訣’,等于教饑民‘食肉糜’!而漢字之難學,乃是公認的事實。”1950 年代,王力先生把這個道理發揮得更加透徹。他說:“誰能懂得‘安’字為什么從‘女在宀下’呢?朱駿聲(清代文字學家——筆者注)解釋‘安’字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故安從宀女。’這簡直是對女性的侮辱!只有文字學家們知道這個宀不是帽子,也不是什么‘寶蓋’,而是代表房子的,但是,為什么女人躲在房子里才算平安無事呢?仍然講不清。……工農大眾不能放下鐵錘鐮刀專攻文字學,學了也記不住。”

  目前,聯合國的中文文件,用的也是簡化字。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前,海外華人曾普遍使用繁體字。而隨著國家的開放和國力的增強,簡化字的傳播范圍正在迅速擴大。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先后頒布的《簡體字總表》,與中國的規范漢字完全一致。泰國于1983 年底,同意所有的華文學校都可教學簡體字,繁、簡兩種字體并用。尤其是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騰飛與國際地位的顯著提升,世界范圍內的中文熱逐浪高涌。從2003 年起,孔子學院在全世界范圍內取得了規模發展。立足現實,只有提供簡單的、易于掌握的字體,才能助力中華文化的傳播。

  數千年的文字發展史啟示我們:隨著正體地位的喪失,繁體字必將逐漸成為一門專門的學問,就像甲骨文、篆書一樣,認讀繁體字也應是少數專家的事,與日常語文生活的關系將逐漸疏遠。當然,繁體字在保存歷史文獻、傳承中華古文明等方面,自有其獨特之功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規定,在下列情形中,可以保留或使用繁體字:文物古跡,書法、篆刻等藝術作品,題詞和招牌的手書字,出版、教學、研究中需要使用的,經國務院有關部門批準的特殊情況等。

                                             (本文將刊載于《語言文字周報》第1829期 2019年3月20日出版)

版權所有: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   網站標識碼:bm05000003
地址:中國北京東城區朝內南小街51號   郵編:100010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地圖

老奇人单双中特 财神爷打鱼机 三期中平特最少中一期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 lg游戏注册送20 472222四肖三期内必出 麻将斗地主棋牌 彩聊app官网 百威娱乐的网址是多少 牌九数学压庄公式 双色球怎样投注最好